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当街刺死女学生老师被判死刑 不服判决提起上诉

12月4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获悉,被控杀害女学生的安徽工程大学教师郭某牛不服一审死刑判决,已提起上诉。

被害人涵涵母亲谢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今日中午她获悉,被告人郭某牛已提起上诉。“在意料之中,他(郭某牛)一直都不想死。”谢女士表示,自己会认真准备应诉,“一天不执行(死刑),我们就一天不放弃。”

代理律师樊颙从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获得了郭某牛上诉的消息,“不知道他具体诉求是什么。”樊颙还透露,该案将在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,至于二审开庭时间,“一般是上诉后一个月左右就会开庭。”

在原告代理律师樊颙眼中,郭某牛在被 19 岁的女大学生涵涵(化名)分手后,经过了精心的准备,采取定位、观察、尾随、追逐,并最终以极其残忍、暴力的方式,在公众场合对涵涵行凶,手刃 48 刀。郭某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揭开其真实的面容。>>

33 岁的郭某牛是上海某 985 高校博士毕业,有家有室。其前妻和他于 2004 年 9 月至 2008 年 7 月共同就读山东某高校思想政治教育专业,并建立了恋爱关系。毕业四年后(2012 年)在湖北宜都市办理结婚登记手续。

婚后,其前妻为其生育两女,操持家务、照顾子女、关心长辈,而郭某牛却对配偶丝毫不具有一丝关心、敬爱之情,反而将李娅视为阴险恶毒之人。

这为郭某牛违背伦理和道德的婚外情,提供了心理上的支持。郭某牛曾在和其学生聊天时这么评价其前妻:“ 前妻虽然能操持家务,但她内心有些阴暗,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人,孩子我前妻会带,这是她的义务。”

据知情人透露,郭某牛在认识涵涵前就曾与他人相恋,而此时他已经与前妻建立恋爱关系甚至可能已经结婚。在 2011 年 9 月至 2015 年 7 月,郭某牛在上海某高校读博期间疑似与一女子恋爱,该名女子配偶为军人。郭某牛在发给一个男生的信息中就曾经提到:“ 我以前念博士时也遇到过很聊得来的人,最后也还是没在一起。那个女生对我特别好,她已经结婚,老公是军人,好想离婚和我在一起。”

到大学当教师后,郭某牛以学生为发展婚外情的对象,并以 “ 古代君王 ” 的心态操纵、玩弄学生。郭某牛常常以 “ 翻牌子 ” 形容在课堂中对女学生的点名,将对女学生的提问称为 “ 临幸 ”。“ 翻牌子 ” 和 “ 临幸 ” 不仅仅是郭某牛对涵涵赤裸裸的性暗示,也是其在课堂中高高在上,意图亵玩年轻女性变态欲望的体现。

图为受害女生涵涵。

郭某牛利用教师身份的便利以及涵涵心智上的不成熟,将自己塑造成独自抚养子女的形象,欺骗涵涵,博取同情来接近学生。又以上课点名的便利,给予高分考试成绩的允诺贿赂、要挟女生,达到持续控制女生的目的。据悉,郭某牛第一节课就将涵涵视为自己的猎物,赤裸裸地表达了对涵涵外貌的关注,并且主动获取涵涵的 QQ 号并添加好友。

据涵涵的一名同学介绍,大一下学期郭某牛第一次上课给学生点名,点到涵涵的时候,郭某牛停顿了一下:“ 涵涵这个名字好听,人也长得漂亮!” 并且一直盯着涵涵看。据涵涵的另一个同学介绍,有一天她和涵涵在学校的一食堂吃饭的时候,遇到了郭某牛,那次算是一次偶遇,当时郭某牛就提出了加涵涵的 QQ。图为受害女生涵涵。

2019 年 2 月 27 日,郭某牛添加涵涵为 QQ 聊天好友,两人通过 QQ 聊天,期间都是郭某牛主动联系涵涵。郭某牛在聊天中只字不提其尚有配偶的事实,反而在 2019 年 3 月 16 日、3 月 17 日面对涵涵两次询问时,故意隐瞒一对女儿由妻子和岳父母照顾的事实,塑造自己独身与父母抚养女儿的形象,误导涵涵认为孩子没有母亲。

此外郭某牛还利用教师身份,以学分、成绩甚至给予课堂特殊待遇为诱饵,并且以 “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” 暗示威胁涵涵自己可以打高分,也可以给学生打 18 分的低分,引诱学生与其交往、保持不正当关系。

据涵涵生前的一名同学介绍,后来上课的时候同学们发现,其他学生如果上课迟到,郭某牛都会点名扣分,只有涵涵迟到了郭某牛不会批评她。后来考试的时候,全班的同学只有涵涵的分数是在 90 分以上。郭某牛发给涵涵的聊天信息中就曾经提到:“ 我的课你天天迟到都没问题。”“ 我布置的作业你不用做。”“ 就算所有人都挂(挂科),你都不会。” 他还说:“ 有学生说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因为那学生考了 18 分。” 图为法院前捧着女儿遗像的涵涵父亲。

从 2019 年 2 月第一节课点名直接以言语关注,到 2019 年 2 月 27 日郭某牛主动添加涵涵的 QQ,郭某牛一步步暗示、挑逗,引诱涵涵与其交往并发生关系。郭某牛与涵涵的交往不是一般男女间相互吸引、恋爱的过程,而是郭某牛利用教师身份诱引涵涵,达到占有涵涵身体为目的的过程。

据悉,郭某牛将涵涵锁定为目标后,密切关注涵涵,眼神的贪婪程度甚至使得涵涵在校园中都感受到。郭某牛自 3 月 13 日起的聊天内容中开始使用挑逗性、暗示性的言语和图片,同时用帮助给予学时加码,引诱涵涵与其交往。郭某牛在聊天中曾用 “ 你确实有点像黛玉。”“ 看看我们黛玉妹妹是不是娇滴滴的。” 来形容涵涵。图为受害女生涵涵。

2019 年 3 月 15 日,郭某牛暗示涵涵希望把她的画像挂在自己的房间里。“ 涵涵如洛神赋一样的自画像。” 挂在代表郭某牛私密性空间的 “ 房间 ” 里。此时,郭某牛已经露出其意图占有涵涵身体、与其发生关系的面目。2019 年 3 月 17 日,郭某牛提出带涵涵去杭州西湖,涵涵并未答应共赴西湖。次日,郭某牛不死心再次提起,且询问涵涵例假情形,其目的不言而喻。

更让人诧异的是,郭某牛将涵涵视为私有物品,企图独占并完全控制涵涵。他查询涵涵的课程表、监控涵涵与其他人的聊天内容、尾随涵涵的行踪、监管涵涵支付宝和淘宝账号。在涵涵表示吃惊抗拒之后,仍然以爱之名继续监视、窥视涵涵的全部生活,这也导致了在案发之日,郭某牛提前窥探到涵涵的行程,为其行凶杀人导致惨案的发生提供了便利。图为涵涵的父母。

郭某牛作为一个老师,要掌握涵涵的行踪并不难,一方面,他可以利用教师身份之便,私下查询涵涵的课程表,掌控涵涵的日程;另一方面,郭某牛通过其他已经控制的学生,窥视涵涵和他人交往的信息等等。郭某牛在与涵涵聊天中就曾说:“ 还要加你支付宝呢,因为要把你绑在身上,不让你有逃跑的机会。”

两人在交往过程中,郭某牛通过降低涵涵自我认同度、增加对郭某牛的服从性。又以 “ 得不到你就自杀 ” 的方式要挟涵涵,达到其自私变态的占有欲。不难看出,郭某牛、涵涵的教师与学生身份,天然的在社会地位、人身经验以及学识程度上形成落差。郭某牛在与涵涵交往过程中,不断强化这样的落差,灌输涵涵 “ 弱小、自私、懒惰 ” 的自我评价,又以其他学生对自己的绝对服从和依赖,进一步强化涵涵从属地位。一次涵涵问郭某牛:“ 我一直很奇怪,为什么不多陪陪女儿,对学生比对家里人还上心。” 郭某牛则说:“ 因为你从来没有看到我的学生对我有多好。”

在涵涵与郭某牛分手后,郭某牛曾发短信给涵涵:“ 你不在这边我就去找你,上穷碧落下黄泉,所以我决定要永远跟着你。因为要把你绑在身上,不让你有逃跑的机会。” 在 2019 年 6 月 29 日晚,郭某牛殴打涵涵后,涵涵一度做出报警的举动,使得郭某牛恼羞成怒。郭某牛威胁涵涵:“ 我死了你就安全了,你把事情闹大,就是要毁了我,我不会让你如愿的。走着瞧,我死了你就清净了,死了就不会有人想要杀你了。”

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郭某牛求复合不成,甚至幻想涵涵瘫痪、重病。这样的臆想映射出郭某牛希望涵涵丧失行动能力,无法逃离他身边,可以任其摆布的心态。郭某牛曾发短信给涵涵:“ 我昨天梦到你骑电瓶车被撞了,躺在病床上,然后我就一直在那照顾着你,给你做饭,擦身体,帮你解手 ……” 郭某牛还幻想涵涵得癌症,自己得以陪伴左右。这些让涵涵丧失行动能力才能够完全占有的残忍构想,正是郭某牛最终决定杀害涵涵的重要心理映射。

郭某牛在自己的学生中寻找婚外情对象很可能并非首次,其利用学生对老师依赖、崇拜、敬畏的心态取得私下联系方式,一步步诱使涵涵与其建立恋爱关系达到占有的目的。而其性格中 “ 以死明志 ” 的偏执,预示了在不能持续占有涵涵后,杀死涵涵的必然结果。分手前后,郭某牛多次向涵涵释放恋爱不成的死亡讯号甚至死亡威胁,“ 得不到你,就杀掉你 ” 并非案发当日的临时起意,郭某牛偏执、自私、恶毒的强烈占有欲,是造成本案惨剧的根本原因。

作案前,郭某牛也经过精心谋划:2019 年 8 月,郭某牛向涵涵转账 10 万元,企图以金钱方式求得涵涵的谅解。但在涵涵拒绝复合并返还 10 万元款项后,郭某牛试图通过学生向涵涵转账、拉黑涵涵支付宝账号让其不能归还钱款、编造谎言为涵涵存了 30 万元巨额财产的行为,是郭某牛其企图物质化涵涵、塑造涵涵拜金形象。郭某牛曾给不同的同学发信息制造假象:“ 我给她存了三十万。”“ 转给他十万,我自己还剩两万五,回头还完公务卡还剩五千。”“ 她不知道我把仅剩的钱都给她了,我也没打算让她知道。” 图为案发现场。

此外在 2019 年 9 月 19 日,郭某牛趴伏于租赁房屋的地面、在毛巾、枕席之间,细细找寻、根根搜索,最终收集了 “ 一缕 ” 的头发。郭某牛收集涵涵头发的行为,区别于拿上涵涵落下的衣物,它是一种仪式。“ 结发 ” 在家庭文化中代表 “ 婚姻 ”、“ 落发 ” 在宗教文化中代表 “ 出世 ”。郭某牛通过收集头发,并准备将该头发交还涵涵的心理设想,构建了郭某牛杀害涵涵能够达到与涵涵 “ 结发 ”,并实现占有涵涵而得到解脱的犯罪心理上的准备。

2019 年 9 月 19 日,郭某牛用手机查看了涵涵课程表,调查涵涵当日行踪,空间上定位涵涵。当日下午郭某牛离开出租房屋,于 15 时 35 分向学院东门行进,由北门进入学校。因涵涵下课时间为 16:10 分,郭某牛分别在近 9 号教学楼小路、研究生楼间通道、3 食堂水房东侧停留,监视涵涵下课情况。郭某牛选择的监视地点都较为隐蔽,四周无人,便于隐藏行迹。而涵涵下课时,与一名同学同行,郭某牛并不上前,而是马上骑车至小北门附近等候观察。直至同学和涵涵在 5 号宿舍楼分开,徐敏上楼而涵涵独自出小北门后,郭某牛赶紧尾随涵涵出小北门。郭某牛等待到涵涵独自一人的时机,便于实施杀人行为。

作案前,郭某牛还特意前往医院就诊,取得 “ 中度抑郁 ” 诊断证明,但却不吃药;他曾向多人透露自己具有精神疾病,为以精神疾病为由逃避刑事责任做准备。而案发当日,郭某牛查询、定位、窥视、尾随涵涵,为杀死涵涵做犯罪心理上、犯罪空间上、犯罪工具上的准备。在被抓后,当公安机关向郭某牛告知司法精神病鉴定结果为 “ 无精神病、案发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” 后,郭某牛当场要求重新鉴定。

来源:新京报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www.第四色.com » 当街刺死女学生老师被判死刑 不服判决提起上诉
友情链接:新2娱乐 hg0088.com www.hg0088.com hg0088.com www.hg0088.com hg0088.com www.hg0088.com 真人现场娱乐 视讯真人娱乐平台